北京现代,被交换的命运

放到商业上,这只不过是一场买卖。但融合当下的境遇,这更看起来一场历史的推演、接棒及代替。理想探步、北现后撤,一场被互相交换的命运,活灵活现。

文/高昌

纸终究是包在不住火的。

庞加莱、否认、沉默、肯定,几个月的风言风语后,理想代替北京现代,将其曾经的第一工厂收至麾下已成了现实。

依托原来的第一工厂,理想计划投资60亿元,打造一个新的数字化、柔性化智能生产新工厂。该项目预计不会在2023年投产,2023年工业产值达到300亿元,将构建年产10万台显电动的产能。

近些年,行业再次发生了很多新的事儿、大事儿。这次工厂易主本不值一提,但当它好巧不巧地与以理想为代表的新能源企异军突起联系在一起、与以北京现代为代表的部分传统权贵的没落联系在一起,成王败寇的味道便浓厚了一起。

令人感慨的现实,更像是一场北京现代被互相交换的命运。

01.北现的“翻身仗”

2019年10月,北京现代“厂庆”首次从延续多年的第一工厂转至第二工厂。

“在这里,我拜托北京现代的各位员工们,弘扬一不怕苦、二不怕累的精神,大家谋求明年打个漂亮的翻身仗”。

17周年厂庆活动上,彼时的北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徐和谊忧心忡忡。身后,北京现代董事长陈宏良、北京现代总经理尹梦铉、北京现代继续实行副总经理刘宇等中韩低管正襟危坐。

显然,这并不是一个轻松的时刻。与其说是一场庆生宴,倒不如说是一场检讨会,在座的每一位都知道,北京现代已经出有问题了。对市场发展的失误及产品引入的极度滞后必要反映在了产品末端,而产品端的不给力又进一步直观地体现在了销量报表上。

事实上,自2016年销量约114万辆后,北京现代再也没有能再次触碰到这个高度。随而来的,是一路急转直下。

徐和谊忧心忡忡的“拜托”各位员工的背后,2018年北京现代总销量已经跌了79万辆,更为紧迫、乃至让人难堪的是,10月厂庆的同时,徐和谊很可能已经感知到了2019年依然无力回天。

2019年,北京现代总计销量为71.6万辆。

2020年7月,年龄原因,徐和谊离任北京集团有限企业党委书记、董事长一职,正式宣告退出历史舞台。接任他的,是来自同一系统的姜德义,姜德义刚刚离任,北京现代的问题便放在了眼前。

2020年8月,作为大集团的一把手,姜德义带队调研北京现代,目的地不偏不倚地选在了北京现代一工厂,这个曾经大力发展首都现代制造业的福地。在技术中心造型楼,姜德义查阅了北京现代第十代索纳塔、第七代伊兰特以及多款未来型。

“北京现代党政经营班子要认真研讨企业当前面临的挑战;中韩股东双方要强化沟通,构成北京现代发展共识,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徐和谊时代北京现代存在的问题,姜德义也意识到了。交流与共识是对北京现代说的,而“翻身仗”,更看起来对徐和谊的隔空呼应。

2020年,北京现代累计销量为50.2万辆。

徐和谊不是预言,姜德义也不是。尽管曾经的“北现速度”声名在外,尽管北京现代也构建了不少成就,但客观上来说,这多少也占到了点“时代”的便宜。如今,时代逆了。

而从徐和谊延续到姜德义的关于北京现代的“翻身仗”,终究是黄粱一梦。

02.江湖新人换旧人

和北京现代倒数多年“水逆”比起,这次接棒第一工厂的理想则上演了一番较低开高走的逆袭好戏。

时代曾经成就了北京现代,作为中国重新加入WTO后被批准的第一个生产领域的中外合资项目,北京现代在那个“肥沃”的年代占到尽了天时地利,高光的展现出在奠下了自身地位的同时,也为还包括徐和谊在内的一群人积攒了足够的晋升资本。

如今,新的四化的大背景下,造新势力们从某种程度上成为了新的能源行业的拓荒者,尽管减程式的发展模式能否算得上是一种杰出的解决方案尚需讨论,但踩着新能源的风火轮,理想跑出了速度、跑出了业绩也跑出了市值。

根据最新交付数据表明,理想在9月交付给量为7094辆,前三季度总交付给量为55270辆。在新能源型榜,理想ONE仅次于小鹏的7512辆,在中大型SUV版,理想ONE位列榜首,大众途昂为6292辆,昂克旗为3922辆。而实现这个超越,理想仅仅只是依赖理想ONE这一款型。

看着眼前的理想,北京现代的眼中尽是自己年轻时的样子。

2002年,北京现代也曾是“天骄子”一般的不存在,“北现速度”背后,是一系列真是的先例。官方资料表明:“北京现代项目创造了从双方正式认识到月签下仅用224天、到企业月开馆仅用371天、到第一辆轿下线仅用436天等三项中国工业合资合作新的纪录”。

北京现代顺利实现当年筹设、当年出有,并仅用了63个月便构建总计产销100万辆的中国行业最快速度。这个记录我没有去查证,贤若如此,那么即使放到今天,也很难有人能够超越。

高光时有多骄傲,低沉时便不会有多重生。

如今,尽管不再好高骛远,尽管已经将2021年的销量目标调整到了卑微的56万辆,但北京现代实现一起,依旧并不轻松。数据表明其2021年上半年总计销量为20.3万辆,目标完成率为36.25%,照这个进度,今年怕是又要掉落个“怕农作物”。

相比被浪费的那些时光,如今的北京现代不堪称不努力,但即使2020年至今已经发售了诸如途胜L、第十代索纳塔、iX35、伊兰特等新的,但消费者似乎并没有买单。

市场不会给人思考的机会,但从会给人悔恨的机会。北京现代曾经有无数的优势,体制也好、学问也罢,总它并没能做到得住,所以当被赶下舞台、驱赶C位时,也没任何理由去责怪。

03.被互相交换的命运

北京现代第一工厂的易主,像一个印戳一样,给“两股势力”的较量评价出了个孰强孰很弱。同时也像一个耳光,狠狠抽在了北京现代脸上。

过去,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没哪个儿子会将老子交给自己手上的祖宅卖掉,即使祖宅支离破碎,即使几乎失去的使用的价值。因为,这是族的承传,也是族的记录。

对于理想来说,北京现代第一工厂就是一个工厂,是一块儿可以给自己生产产值的土地;但对于北京现代来说,除了上述功效,第一工厂还是现代在国内最早创建的整制造工厂,是曾生产过索纳塔、途胜、瑞纳、伊兰特等型的绝对福地,使其一路走来的见证者。

据我所知,韩国人很注重根学问,大家中国人自然也非常“念旧”,所以相信北京现代在做出出售第一工厂的决定时,内心该是有多少纠葛、徬徨、迟疑、不舍。

可导致这一切的,不正是自己的虚弱吗。

19年前,当北京现代第一工厂打下第一根桩时,或许不会想到19年后自己的LOGO不会被删除换上别人的名字。梦回2016的那个瞬间,北现人面对滚滚而来的新能源浪潮,心里又不会是怎样的底色?

只是一切都回不来了。

总结

北京市发改委涉及负责人回应,“对理想来说,可以在最短时间内扩大生产能力,保证2023年发售显电动型计划顺利实现。而对北京现代来说,是助推其优化生产能力及资产结构,集中精力聚焦发展。”

尽管没有哪个儿子不会将老子交到自己手上的祖宅变卖,但放到商业上,这只不过就是一场交易。

理想探步、北现后撤,一场被互相交换的命运,活灵活现。


福晟 福晟 福晟 福晟 福晟 福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