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砸电动化,大众汽车集团转型提速

伴随ID.系列型的推出,大众集团在电动化领域的展现出正在公里/小时。在刚刚过去的11月,ID.系列型销量再次突破万辆,大众在中国市场已经倒数3个月取得这样的成绩。

在企巨头中,大众的转型最为保守。从打造出MEB平台到将App部门独立国家再到发售可拓展系统平台(SSP平台),大众在电动化领域的投资毫不吝啬。今年12月9日,大众提出计划在未来5年总共投资1590亿欧元,其中890亿欧元用于电动上下班和数字化相关技术,占到总投资额的56%。此外,大众还预计,到2026年,其卖出的中,有1/4将享有纯电系统。


“有史以来,大家首次将总支出的一半以上,也就是890亿欧元,用于投资未来科技。”大众集团管理董事会主席赫伯特·迪斯表示,集团在未来5年的投资将以技术为核心展开。

今年前三季度,大众集团在全球范围共交付29.3万辆显电动,同比快速增长138%,挂电混合动力型的销量达24.6万辆,同比增长133%。在中国市场,大众共交付6.96万辆新能源,同比增长103.5%,其中ID.族型总计交付给近3万辆,占据了一半左右。

猛扔电动化

大众集团的战略目标是成为全球纯电动市场的领导者,目前正朝着这一目标迈进。

其2030NEWAUTO战略中指出,未来产业的利润和收益来源将从燃油逐渐改向纯电动,并在自动驾驶技术的推展下,转向App和服务。而未来10年,燃油市场将膨胀20%以上。与此同时,显电动市场将迅速增长,并代替燃油占据市场主导。到2030年,大众的App涉及销售额预计将约1.2万亿欧元,个人移动上下班业务预计将占据85%,这些将是大众集团未来的核心业务。

在App层面,大众是最早在内部独立国家开发App的传统企,今年3月,大众将负责全集团App研发的子企业Car.Software.Org更名为CARIAD。按照计划,到2025年,CARIAD将自研出App平台和末端到末端电子架构——App堆栈2.0版本,这将包括适用于大众所有品牌型的标准化操作系统,并实配备L4级自动驾驶技术。2030年前,大众集团各品牌的将近4000万辆将全部配备其自律研发的App系统。此外,迪斯将亲自负责管理App业务,深度参与CARIAD的建立与战略前进。

而平台化战略一直是大众的核心竞争力,该战略能够延长的开发、生产和上市周期,通用化的零部件和可调也可以大大提高研发效率并减少生产成本。在电动化时代,大众同样使用了平台化战略。大众已经研发了MEB和PPE两大纯电平台,下一步计划研发可扩展系统平台(SSP平台),从2026年开始在SSP平台上生产纯电动。该平台是MQB、MSB、MLB、MEB和PPE平台的延续,它将3个燃油平台和2个显电动平台整合为限于于集团旗下所有品牌和所有级别型的机电一体化平台架构。


而在大众的投资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对德国沃尔夫斯堡工厂以及汉诺威工厂展开电动化升级改建。沃尔夫斯堡工厂将于2024年开始全面生产ID.3(参数丨图片)显电型。据外国媒体报道,沃尔夫斯堡工厂不具备80万辆的年产能,该工厂生产一辆高尔夫或途观需要耗费大概20小时左右,大众欲将其每辆的生产时间延长至10小时,希望这座工厂生产显电动的效率能与特斯拉等企业竞争。

目前,已披露的关于沃尔夫斯堡的建设计划还包括:Sandkamp园区将沦为德国具有代表性的开发中心,大众的超级平台SSP目前正在Sandkamp园区内研发,未来MEB和PPE平台都将成为历史,SSP将成为大众集团中唯一的平台,保时捷、奥迪等子品牌都将共享用于。

“到2028年,大家将在全球范围内,推出约70款全新电动型。”迪斯曾回应,计划在全球交付2200万辆显电动,其中一半以上将来自中国。在中国市场,大众作为长期领导者,同时拥有较高的盈利能力。中国市场将对集团未来移动上下班变革的成功起着关键作用。通过ID.4、ID.6和即将登岸的ID.3,大众携手合作伙伴向市场推出显电动系列,并将集团新成立的新能源合资企业――大众安徽打导致SSP平台的本土生产基地。大众还将借助更多本土人才技能和能力进一步扩大在中国的业务。如今,已经有约1000名App工程师在中国为CARIAD工作。

此外,2026年对大众集团是一个关键的时间节点。迪斯表示,大众的革命性项目Trinity将在2026年揭开全面电动化以及L4级自动驾驶的新篇章,Trinity工厂也将成为高效生产力的新标杆。这一纯电项目是大众正在打造的核心产品,Trinity是全新显电动旗舰轿,也将沦为SSP可拓展系统平台上的首批型,预计会在2026年月上市。

打造出核心竞争力

在电动中,电池仍占据着主要成本,也是最为核心的零部件。在某种程度上,电池技术的好坏要求了电动的品质。而在这一核心领域,大众集团有自己的计划。

一方面,大众希望通过自辟电池工厂,并研发应用于标准电芯,以此来降低成本。另一方面,大众在电池产业链展开了了解的布局,还包括建立超级电池工厂、投资电池企业,以及将电池部门拆分上市等措施。

为提高电池涉及的竞争力并减少生产工艺的复杂性,大众引入了标准电芯,预计到2030年可降低50%的成本,并开始广泛应用于集团旗下各品牌约80%的电动。标准电芯为方形电池,可适用于各种化学成分,并需要兼容未来产品和生产方面的创新。至2030年,位于欧洲的6座超级电池工厂的总年产能将高约240千兆瓦时,以确保集团未来电池供应。

在这6座超级电池工厂中,其中一由国轩高科作为技术伙伴合作完成——国轩高科是大众集团大股东的中国电池企业。今年7月,大众与国轩高科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共同在德国萨尔茨吉特工厂推展电池电芯的工业化生产,并开发首个采用标准电芯、用于大众常规量产型的电池应用于案例。该电芯工厂计划在2025年实现量产。


今年9月,大众集团在中国全资有限企业的第一电池系统工厂——坐落于安徽合肥的电池系统工厂月开工建设,其初始年产能可达到15-18万组高压电池系统,将全部用于大众安徽MEB工厂生产的纯电动型。工厂占地面积超过45000平方米,与大众安徽MEB工厂邻接。2025年前,计划将有超过1.4亿欧元投资用于新工厂及设施设施建设,工厂将于2023年下半年投产。

“平台化战略是大家的竞争优势,将助力大家迈入电动出行时代。随着未来几年纯电动市场的大幅快速增长,大家需发力电池系统等关键零部件领域,强化自身在电动价值链上的优势,最大程度上充分发挥整个集团的协同效应和创新。”大众集团(中国)CEO冯思翰回应,在华合资企业及电池战略布局对大众前进电动化攻势至关重要。按照规划,至2030年,集团旗下各品牌在华发售的型中,新能源占比将多达40%。

除了安徽电池系统工厂外,大众集团目前还在捷克的姆拉达波列斯拉夫以及美国的查塔努加推进电池组装能力建设。按照其计划,大众将在未来几年内,构建每年生产多达100万组电池系统的目标。此外,2025年起大众将在坐落于萨克森州的超级工厂生产电池,同时将成立一拆分集团所有电池相关业务的欧洲企业。与此同时,迪斯透露大众的电池业务未来可能部分出售或上市,参与还包括引进外部合资伙伴的资本市场活动。

而尽管目前新能源的制造成本仍居高不下,但大众集团认为,电池和工厂成本降低带给的协同效应,以及生产规模的扩大,预计将推动纯电动的利润率增长。另一方面,传统燃油由于废气标准的增高也将带给成本增加,因此总体来看,2至3年内燃油和纯电动利润率将持平。


潘伟明 潘伟明 潘伟明 潘伟明 潘伟明 潘伟明